新 · 案例丨新城市一等獎項目-深圳市第19屆優秀城市規劃設計獎(2021年度)

發布時間:2022-05-05 00:00 文章來源:


寶安區沙井街道沙井古墟連片舊屋村和歷史風貌區城市更新片區規劃研究




01
項目背景

    

  2019年,深圳劃定了26處歷史風貌區,以期對非歷史文化街區類的歷史地段進行保護。2021年9月,中辦、國辦印發了《關于在城鄉建設中加強歷史文化保護傳承的意見》,提出“按照留改拆并舉、以保留保護為主的原則,穩妥推進城市更新?!?/span>



深圳市歷史風貌區分布圖


深圳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范區和全球創新城市,以古村落、城中村為載體的歷史風貌區是其稀缺的“活態遺產”,亟需探索符合深圳特色的再生模式。


01
沙井古墟價值特色




沙井古墟是深圳現存歷史最悠久、規模最大、形態最完整、海洋風情顯著的歷史風貌區,約23公頃,距今1600余年,價值要素豐富多元,呈現出廣府聚落“河街串墟、七坊并立”的歷史格局和宋-明-清-民國等多時代層疊的特征,與南頭古城、大鵬所城并列,是深圳四大古墟之一,也是大灣區鹽場文化、蠔文化的發源地和傳承地。 




 



02
沙井古墟現狀困境





當下,“老齡化”的古墟面臨三大挑戰。




1. 保護挑戰
據記載,深圳從1987年到2012年平均每周消失一個古村落,超常規的城市更新引發了巨大爭議。沙井古墟建筑年久失修、風貌損毀、逐步淪為城市的消極地帶,文化認同感正在日益消失。應如何評價古墟價值、確立保護體系及方法,實現古墟保護和城市發展的協同共生,是本項目開展的核心目的。


沙井古墟現狀風貌圖



2. 安全挑戰
現狀古墟內澇頻發、水體污染、消防隱患突出,未來應對古墟淪為“鍋底”、片區容量及負荷激增,應如何同步城市系統工程,保障古墟安全韌性,是本項目統籌的重要內容。




3.交通挑戰
法定圖則中沙井大街和蠔鄉路為雙六主干道,十字交叉穿越古墟,其中沙井大街既是歷史上濱海堤壩路和墟市老街,又是未來貫通南北的交通要道,未來應如何協調沙井大街市政化改造和文脈傳承的關系,規避干道對古墟的割裂、同時滿足城市交通服務需求,是本項目推進的關鍵議題。




02
規劃思路



城市韌性是應對環境變化的能力,可以自主化解與吸收外界干擾,保持原有主體特征、功能與結構。規劃以沙井古墟為核心,圈層擴展3平方公里作為城市韌性單元,從“人文韌性、安全韌性、交通韌性”三個方面探索歷史風貌區的有機更新和再生模式。




03
主要內容




(一)凝結共識、清單管控,提升古墟應對新文化和環境變化的人文韌性。


通過查閱文獻典籍、拜訪當地學者、收集居民口述歷史,與群眾一起發掘沙井古墟歷史脈絡,借助廣泛的公眾參與建立風貌區文化共識。在此基礎上,規劃從“城市歷史景觀”視角出發,架構風貌區“空間全覆蓋、時段全包含、要素全囊括”的價值基盤。


構建“五類一機制”規則清單,按照“點-線-面-肌理-格局”完整保護,制定導則體系;以“微改造、小干預”為原則,提出例如“紅線讓紫線”、“消防同重要”、“見縫插綠”等協調機制。


沙井古墟保護活化導則體系圖



在導則指引下,以現有居住功能為主體,修繕老建筑、戲臺、牌坊,置入藝術裝置、再現鹽署遺址、濱水空間等歷史場所,形成“新古墟十景”。




“新古墟實景”場景意向圖



(二)恢復格局、系統強化,提升古墟應對洪澇風險和消防隱患的安全韌性。


規劃延續歷史上沙井“涌塘環抱”的環境格局,恢復兩陳宗祠東側的風水塘,復明衙邊涌、石巖渠暗渠,并與龍津涌連通,通過水力計算提出古墟內調蓄水面的最小規模,以工程精度指導古墟海綿公園方案。在充分研究龍津涌斷面后,結合水力計算及人工補水,提出“上層景觀、下層排污”的雙層河道修復方案,為其景觀改造創造了條件。

同時,完善3.1平方米公里范圍內的給排水、泵站等市政工程體系,確保風貌區與城市系統的銜接與融合;在消防安全上,適度拓寬歷史七坊分界巷道至4-6米,形成主要消防通道;根據《歷史保護建筑防火技術規程》,按照不超過20000㎡劃定古墟內防火控制單元,布設水池、水缸、沙池、滅火器及消防栓箱等措施消除火災隱患。


龍津涌雙層河道改造方案示意圖


龍津涌雙層河道改造后實景圖

同時,完善3.1平方米公里范圍內的給排水、泵站等市政工程體系,確保風貌區與城市系統的銜接與融合;在消防安全上,適度拓寬歷史七坊分界巷道至4-6米,形成主要消防通道;根據《歷史保護建筑防火技術規程》,按照不超過20000㎡劃定古墟內防火控制單元,布設水池、水缸、沙池、滅火器及消防栓箱等措施消除火災隱患。

(三)模擬交通方案與開發容量的動態適配試驗,提升古墟應對容量變化和流量增長的交通韌性。

規劃以“完整保護、外通內達、軌道引領、慢行優先”為原則,形成三個容量與路網的匹配試驗?,F有容量下,提出構建交通屏蔽環,沙井大街步行化保留;中高容量下,將沙井大街升級為次干道、分時段步行化管理;高強容量下,規劃沙井大街為主干道、蠔鄉路下沉,形成一橫一縱主骨架,提升交通服務能力。


與容量相匹配的路網方案圖




04
創新特色


這是以大型歷史風貌區完整保護為前提,建立共識、確定原則、提出要點、承上啟下,旨在協調保護與發展的系統性和支撐性研究。

(一)從“傳統空間規劃”到“社區綜合規劃” ——開創了以人民為中心的歷史地段社會治理新模式。

規劃搭建了 “沙井古墟共同締造平臺”,培育社區規劃師,組織社區、街道、學者研討會、永久論壇,成立專家庫,吸納國內外高校、專業機構等技術團隊,舉行城市現場展、金蠔美食文化節、版畫藝術共創等活動,擴大了古墟文化影響力,通過廣泛的公眾參與形成了沙井古墟的文化價值共識。


(二)研究方法創新——探索以價值識別、價值關聯、價值延續和價值活化為路徑的古墟價值保護方法。

在傳統“點、線、面”空間保護的基礎上,通過全要素、全時段的價值識別,關聯與古墟歷史文化相關的物質空間和文化載體,以“價值導向、應保盡?!睘樵瓌t,形成菜單式的歷史文化遺產價值延續和活化利用框架。


古墟價值保護框架圖


(三)經營理念創新——政府主導,激勵社會資本參與, 使項目獲得高效的經濟流轉。

規劃建立了風貌區作為“獎勵”、“移交”兩種保護模式與經濟可行性相關聯的動態數學模型,風貌區移交政府,在外圍進行容積轉移,通過市場動力撬動古墟的保護和運營。



05
實施效果


通過一系列試點微改造,古墟人居環境得到顯著提升,歷史價值得以彰顯,開創了以文化共識為基礎的社會共生、共治、共享新模式,增強了居民的認同感、安全感和幸福感。其中,張宇星和韓晶教授主持的“沙井古墟新生”獲得2021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亞太地區文化遺產保護獎,也是深圳項目首次榮獲該獎項。

借助沙井古墟文化影響力,區政府聘請單霽翔會長為沙井古墟保護活化總顧問,并組織了面向全球的國際咨詢,吸引上百家頂尖團隊參與。在多方努力下,推動了沙井古墟由市場主導的大拆大建轉向政府主導的有機更新,實現了古墟的完整保護。

本次規劃上接國土空間規劃、下啟重點更新單元專規及風貌區保護規劃,對規劃要點進行了縱向傳導。一是從區域平衡角度提出了交通、生態、配套、市政等系統性指引,在專項規劃中予以落實;二是優化了風貌區保護范圍,《深圳市城市紫線(修編)》予以采納;三是提出了“應保盡?!焙汀拔⒏脑?、小干預”等原則,在《沙井古墟歷史風貌區保護規劃》里予以繼承。




項目名稱:寶安區沙井街道沙井古墟連片舊屋村和歷史風貌區城市更新片區規劃研究

項目類型:詳細規劃編制類

編制單位:深圳市新城市規劃建筑設計股份有限公司

編制人員:黃皓、劉燁、劉冰倩、唐娟娟、夏麗英、向曉夏、沈沛、邱睿、施露露、孫從時、陳楊煌、張健健、劉奔、俞欣、孫萌

項目規模:3.1 km2,包含歷史風貌區23公頃

編制時間:2019.04.23 - 2020.05.19

獲得獎項:深圳市第19屆優秀城市規劃設計獎(2021年度)一等獎



供稿:項目小組

審核:劉燁、沈沛、晁恒






欧美性愛a片